武汉首趟中欧班列 恢复常态化运营

  • A+
所属分类:网赚交流

3月28日,开往德国杜伊斯堡的中欧(武汉)班列从中铁联集武汉中心站驶出。3月28日上午10点,中欧班列(武汉)X8015/6次运载50只集装箱从中铁联集武汉中心站始发。班列将从阿拉山口出境,预计15天后抵达德国杜伊斯堡。这是自疫情防控以来,从武汉开出的首趟中欧班列,标志着中欧班列(武汉)恢复常态化运营

武汉首趟中欧班列 恢复常态化运营

武汉首趟中欧班列 恢复常态化运营

这趟列车具有极强的象征性意义,除了它是新冠肺炎疫情发生至今武汉开出的首班列车,还包括它上面运载的货物。在这趟列车上,38%的货物是中国支援欧洲各国的医用口罩原料,总量达166.4吨,用了19个集装箱装运。

班列同时搭载的还有汽车配件、电子产品、通信光纤和用于匈塞(匈牙利—塞尔维亚)铁路工程建设的物资。班列将奔赴德国,经阿拉山口出境,沿途经过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等国家,预计4月12日抵达杜伊斯堡,最终分拨到德国、法国、匈牙利、捷克、波兰等地。

中欧班列(武汉)于2012年10月开通试运行,2014年实行常态化运营,3月28日这列是自发运以来的第1689列。

中欧班列的战略意义

风物长宜放眼量,从大的经济社会发展目标来看,中欧班列确实有着深远的战略意义。

中欧班列是一种横跨欧亚大陆的国际列车,但不是首例。早在上世纪初西伯利亚铁路开通后不久,连接欧亚的铁路运输就已出现。当时中国境内的东清铁路曾是其运输网络的一部分,并带动了哈尔滨等沿线节点城市的建设和繁荣。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利用西伯利亚铁路以及与其相连的欧洲各国铁路开展的欧亚大陆桥运输,一度成为亚洲与欧洲之间重要的国际运输通道之一,当时尤其受到日本企业的青睐。上世纪90年代初,中国的兰新铁路延伸至阿拉山口,与哈萨克斯坦铁路相连。这标志着新一条欧亚大陆桥的建成,此后自连云港、青岛港或天津港开往中亚和欧洲的大陆桥运输开始运营。

但之前的这些大陆桥运输大多是有货则开、无货则停、途中多次再编组的运输方式,无法满足货主企业的时效要求。中欧班列虽同是横跨欧亚大陆的国际列车,却有着不同以往的显著特征:直通、定班、定时的班列化运行。定时到发对于货主企业的国际供应链管理是何等重要,已是不言而喻的道理。加之中欧班列全部采用标准集装箱运输,实现了各国间海关检查检疫的协作机制,一票到底、中途免检,大大节省了运行的成本和时间。日行一班的高频度又满足了货主企业小批量多频度的运输需求,有助于压缩库存投资。除了利用公共班列以外,大的货主或货代企业还可以根据自身货量和需要,申请开行专列,灵活性和机动性非运输量过于庞大的国际海运可比。这些特征使中欧班列有望成为欧亚大陆上国际运输的主要方式。

国际运输体系除了要有稳定可靠的定期运输线路(line),还要有与其配套的国际运输节点(node)。作为国际货运班列,中欧班列的到发站必须具备口岸功能。报关报检、外汇结算、保税监管、货柜堆场等,这些一样也不能少。于是开行中欧班列的各城市纷纷将到发站改造为国际陆港(或称国际铁路港)。为了可作为国际运单(B/L,Waybill)上的到发港,各国际陆港还竭力获取港口的国际和国内代码。围绕国际陆港,各地政府规划建设了包括保税物流中心(B型)或综合保税区在内的物流园区,引进各类物流公司,为货主企业各种国际物流服务。

以陆港和中欧班列为核心,一个个物流集群正在悄然形成。重庆、成都、西安、郑州、武汉的陆港保税区域经核准还升级为自贸试验区。可以说与沿海主要港口相比,这些国际陆港功能设施以及政策配套都鲜有逊色之处。

陆港又称无水港(inland-port),在欧美早有先例。中国在本世纪初为推动海铁联运时就已引入陆港概念。但那时所说的陆港并没有直通海外的国际运输方式,而是海港的部分功能向内陆的延伸,仅仅是一个个依附于沿海港口的港务代办区或港务作业区而已。但现在中欧班列的一些国际陆港如郑州、成都、西安,几乎具备了作为国际港口的完整功能。

通过高频率的中欧班列和完备的国际陆港,这些内陆城市拥有了连接海外的便利大通道和口岸。这一点意义甚大。改革开放近40年,沿海与内陆的差距并未得到明显改观,其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在参与国际产业分工开展国际贸易上不同的国际物流禀赋。发达的海运航线和港口、成熟的海运规则、完整的物流协作体系、激烈竞争的海运市场、优惠的政策安排,都使沿海地区的国际物流成本变得十分低廉,服务质量也不断提高。而内陆地区除少数直航的空运外,没有直接联系海外的便捷通道,必须通过国内的公路、水路或铁路的支线运输与远洋航线相衔接,在成本上和时间上的劣势很难克服。

现在,中欧班列和国际陆港的组合可以使内陆城市在国际物流上有了与沿海地区相类似的条件。尽管铁路班列与集装箱班轮在运力和运费上仍有着较大劣势,但铁路班列速度上的优势可使到欧洲主要城市的运输时间比海运节省一半以上。加之班次频度高的优点,中欧班列的运输服务有助于跨国企业降低流通环节总库存,提高市场响应速度。特别是对于那些全球供应链管理十分重要的产业(如汽车、电子电器等)以及跨境电商产业,中欧班列提供了一个匹配度较好的国际运输方式。事实上这两年,越来越多的贸易导向型产业向内陆转移,跨境电商的物流基地向郑州等自贸区内聚集。这些趋势都与中欧班列和国际陆港的发展不无关系。

如果要用一两个词来形容中欧班列与国际陆港带来的积极意义,“内陆城市的沿海化”应该比较恰当。内陆城市终于跟沿海地区一样,站在了自由贸易和全球产业分工协作的前沿,而不仅仅是掩在后者的影子里。自然禀赋造成的不利条件得以消弭,分享经济全球化红利的障碍得以克服。上世纪60年代以来,中国大陆的内陆地区经历了三线建设、西部大开发、中部振兴等各种发展战略的实施,但始终都未能从根本上缩小与沿海地区的差距。中欧班列与国际陆港的新模式,有望成为撬开这一困局的杠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