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啰杨磊被限消费 共享单车困局如何解

  • A+
所属分类:网赚学习

哈啰杨磊被限消费的原因是,他所在的另外一家公司“爱代驾”合同纠纷案进行有了进展,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大连正能量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与上海币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爱代驾)合同纠纷案近日有了进一步结果,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向币达公司主要负责人杨磊发布限制消费令。

哈啰杨磊被限消费 共享单车困局如何解

哈啰杨磊被限消费

哈啰杨磊被限消费原因

在这份判决书中显示,2015年11月,原告大连正能量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与被告上海币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上海爱鑫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币达公司100%持股)签订代驾合作协议,约定在2015年12月1日至2018年11月30日期间,两被告授权原告在大连市内代理其开展代驾业务,支付保证金10万元,协议期满被告拒不退还保证金。2019年8月,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处上海币达公司、上海爱鑫公司返还大连正能量公司保证金10万元。

上海币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曹维江,最大股东为北京易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持股24.20%,杨磊持股23.30%,该公司也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同时也是最高人民法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哈啰出行CEO杨磊也曾担任爱代驾CEO。

1.jpg

限制消费令有哪些影响

一、对自然人的限制。

1、不得乘坐飞机、豪华客船、出租车等高档交通工具和使用高档通讯工具;

2、不得在星级宾馆、酒楼、酒吧、歌舞厅、夜总会、桑拿浴室、健身房等高消费场所消费;

3、不得购置高档商品、大额生活用品、汽车及租赁写字楼办公;

4、不得购买、新建、扩建、装修房屋;不得出外旅游、度假及为家庭成员支出大额费用;

5、不得出国出境;

6、不得对外投资(包括开办公司、购买股票债券等)。只能保留按政府规定的最低生活标准的生活费用,其他均属被执行财产范畴。

7、被限制人的子女不得就读高消费的民办高校。

二、对法人或其他组织法定代表人、负责人的限制。

1、不得履行为其单位办理财产抵押、转让及为他人提供担保的职务行为;

2、不得以公款在宾馆、饭店、酒楼、歌舞厅、西餐厅、夜总会、桑拿浴室、健身房、高尔夫球场等高消费场所消费,也不得批准其工作人员以公款进行上述消费;

3、不得在单位报销乘坐出租车、火车卧铺、飞机、轮船四等以上舱位等交通费用;

4、不得出国出境;

5、不得向其工作人员发放奖金和分配红利;

6、其单位财务状况需每月定时向法院申报,并随时接受审计。

共享单车前景如何

也许很多人都以为,共享单车会像一场重感冒,来得快,去得也快。

不过,多个品牌的共享单车最终还是活下来了,就连共享电单车、共享滑板车等共享出行工具也正悄然复活和发展。

共享单车依旧很有戏

共享单车经历了很长时间的洗礼,目前几大巨头仍在发力。市场信息显示,滴滴旗下共享单车品牌青桔单车在近期获得超过10亿美元首轮融资,这也是共享单车头部企业在2020年获得的第一轮融资。

在深圳,经深圳市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规范管理工作联席会议审议同意,7.5万辆全新哈啰单车在近期登陆深圳,为深圳共享单车市场带来新的活力。哈啰单车结合大数据和物联网技术,在深圳全面推出“定点还车”模式。骑行用户需要通过“哈啰出行APP”在线上找到附近的停车点(地图上标有“P”字样),把车骑到停车点位后,点击“我要还车”按钮,同时手动关锁,实现定点规范停车。美团单车虽然没有融资动作,但王兴在去年底财报电话会议上曾表示,共享单车将是2020年核心的投资领域之一。

有业内人士坦言,共享出行行业已经告别了野蛮生长、靠资本驱动的烧钱阶段,各家公司都在寻找新的增长极,特别是共享单车已经进入企业与政府共建共享的时代。

不要走弯路

共享单车的战争尚未结束,在下半场,战局已经扩展至更广泛的电单车领域。最近一年来,共享电单车不仅在许多城市再次出现,而且数量更多,不仅有美团、青桔、哈啰等巨头,还有一些听起来很不熟悉的平台。

今年4月,滴滴宣布“0188”计划,目标是3年实现全球每天1亿单,其中,共享单车和共享电单车被视为重要的支撑点。又有市场消息指出,美团向富士达、新日等电单车生产企业下单百万台共享电单车订单。

近日,电动车生产企业新日股份(12.300,0.57,4.86%)在与投资者交流时也透露,美团是公司的重要团购客户之一,公司与美团之间存在车辆采购合作关系。截至4月20日,公司已取得团购客户下达的需在二季度交付的订单约为30万辆整车及相关配件,订单总金额合计约为8.8亿元,上述订单已收到预付款金额近2亿元。

其实,共享电单车的生意并不是没有企业做过,只是因为国家政策的影响,这个市场一直没有得到发展。2017年,一线城市对于共享电单车的发展支持力度并不够,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还相继发布文件表示,对共享电单车“暂不发展”或者“不鼓励发展”,甚至杭州、深圳一些城市直接叫停共享电单车。直到2019年4月开始执行的《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又重新给市场带来希望,电单车从此有了合法身份,这也让共享电单车市场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例如,2019年4月武汉通过了《武汉市非机动车管理办法》,共享电单车在注册登记后可以上路;而昆明2019年8月份也取消了对共享电单车的限制。

深圳一家风险投资机构的投资经理吴锋(化名)告诉记者,共享电单车需要定点停放,所以运营成本比共享单车要低很多,而且共享电单车的价格普遍高于共享单车,在一些二三线城市甚至县城都很有市场空间。

而在海外市场,类似的共享出行领域融资事件仍在继续。据海外媒体报道,美国共享电动滑板车公司Lime获得1.7亿美元新一轮融资,由Uber领投,Alphabet、Bain Capital Ventures参投。作为交易的一部分,Lime还将收购共享单车公司JUMP(Uber在2018年收购JUMP)。自2017年6月在美国大学校园投放了第一批共享出行产品以来,Lime电动滑板车和自行车的出行量已经超过1.3亿次。截止目前,Lime已在全球超过25个国家、150个城市展开运营。要知道,目前仍是新冠肺炎在海外蔓延期间,共享出行的公司进入艰难时期,但Lime仍能获得融资,实属不易。

不过,吴锋也表示,理想是美好的,但也要考虑到一些损耗和折旧,还有一些小平台一旦倒闭,押金很可能难以拿回,共享电单车很容易会重走共享单车的弯路。未来,政策依然会随时影响到共享电单车,这个话题也值得持续关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