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IPO前已造假 大约有2-3亿元人民币销售额捏造呈现

  • A+
所属分类:网赚骗局

5月29日消息,据媒体报道,瑞幸早在IPO之前就已有造假行为。

有媒体指出,瑞幸造假丑闻最早可以追溯到IPO之前。

瑞幸IPO前已造假 大约有2-3亿元人民币销售额捏造呈现

瑞幸IPO前已造假

据报道,瑞幸员工从IPO之前一个月就通过设计虚假交易来提升销售数据,这些参与造假的员工使用手机号注册个人账户购买多杯咖啡抵用券。

知情人士称,大约有2-3亿元人民币销售额通过这种造假方式捏造呈现。

资料显示,瑞幸咖啡自上市之后市值一路高涨,但是从造假丑闻曝出后一切都戛然而止,深陷舆论漩涡。

据报道,瑞幸造假丑闻发生后瑞幸开始大规模裁员,此次裁员比例为50%,仅涉及厦门员工。

有员工表示,瑞幸造假事件发生后,裁员已是预料之中的事情。瑞幸现在已经在约谈员工,被裁员工按照N+1赔付,因为赔付合理,多位员工都在努力争取被裁。

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表示,瑞幸咖啡的商业模式和商业逻辑是成立的,瑞幸咖啡自运营以来每年的营收都在持续增长。不论怎样,都会倾尽全力维持门店运营。

记录显示,除了向包括航空公司和银行在内的少数固定客户进行真实的代金券销售之外,散落在中国各地城市的数十家不知名公司进行了大量的代金券购买。这些公司反复购买成捆的代金券,且金额往往很大。有时,瑞幸会在夜间时段接到大量订单。

文件显示,位于中国北部山东省的一家名为“Qingdao Zhixuan Business Consulting Co.Ltd”的公司,仅通过一笔订单就购买了价值96万元(约合1.34万美元)的瑞幸代金券。2019年5月至11月,这家公司进行了超过100次类似的代金券购买。

中国内地和中国香港的公司登记记录显示,通过由其他公司及这些公司的董事及股东组成的复杂关系网,这家公司与陆正耀的一个亲戚、陆正耀之前所创建神州优车的一位高管,以及瑞幸的一位高管存在关联。

根据《华尔街日报》对这些记录的分析,2019年,瑞幸通过这种方式录入超过15亿元(约合2.1亿美元)的公司销售额,金额远超同期真实购买金额。

随着大量销售收入的流入,瑞幸咖啡还向其记录中所列出的十几家提供原材料、送货或人力资源服务的公司付过款。公司登记记录显示,其中很多公司在2019年4月和5月之前并不存在。

根据公司内部文件和知情人士透露,近来审查瑞幸系统的中国监管机构发现,逾10亿元(约合1.4亿美元)的供应商付款存在问题。文件显示,这些支付都是由前文提到的Liang姓女采购员处理的。知情人士声称,此人是虚构出来的。

瑞幸首席执行官钱治亚批准了这些付款,在某些情况下还曾主动关注付款的进展。这些付款绕过了瑞幸首席财务官,后者当时没有监管瑞幸的财务和财政部们。瑞幸首席财务官Reinout Schakel拒绝发表置评。

如果查看一下购买代金券的公司和其他重复收到供应商付款的公司的登记记录,就会发现很多公司都与瑞幸、陆正耀或陆正耀之前创建的两家公司存在关联。有些公司的办公地址和联系电话都是一样的,很多被列为神州租车或神州优车的分公司。其中一些公司提供的电子邮箱地址,是这些公司员工的。还有一个用的是瑞幸的电子邮箱地址。

数家公司和陆正耀的亲戚或朋友有关系。一家名为“Date Yingfei(Beijing)Data 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Ltd.”(下称“Date Yingfei”)的企业,经常大量购买瑞幸的咖啡代金券。这家公司与神州优车的一家分公司,以及神州优车的前身共用同一个电话号码。

出现在文件中的“Zhengzhe International Trade(Xiamen)Co.”(下称“Zhengzhe”),是瑞幸原材料供应商。

根据公司登记记录,Date Yingfei和Zhengzhe的法人代表为同一人,名为Wang Baiyin,此人是陆正耀的同学,分别持有Date Yingfei和Zhengzhe60%和95%的股份。记者无法联系到Wang置评。

并非所有的操作细节都能被知晓。知情人士猜测,随着时间的推移,大量的购买和付款形成了一个交易循环,使得瑞幸可以用相对较少的资金来夸大公司账户中销售额和支出。目前尚不清楚启动交易的最初资金来源是什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