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富翁卖冰粉还债 大起大落人生变故

  • A+
所属分类:网赚资讯

不下雨的日子,每到下午6点,37岁的冯阳就会开着三轮车,带着9岁的女儿芯蕊外出。车上有他的冰粉装备,还有女儿的音响。他们会随机选择去成都市郫都区的广场、夜市等地,冯阳负责卖冰粉,女儿则在旁边唱歌,女儿的歌声总能吸引来一群顾客。

千万富翁卖冰粉还债 大起大落人生变故

千万富翁卖冰粉还债

曾经,冯阳还是身家千万的公司老总,逢人见到他都会叫上一声“冯总”;而后,公司倒闭,欠债千万,妻子也离家出走没有音讯。后来,冯阳为了生计,带着女儿游走在各个夜市,唱歌卖冰粉。“虽然我的冰粉不是很好吃,但我只要做得干净、做得实在,我相信我女儿的歌声也能吸人可能不愿意吃冰粉的人都愿意花这5元钱来买。她喜欢唱歌,对她也是一种锻炼,第一训练胆量第二锻炼特长。从小磨练以后更坚强,现在辛苦10几年,以后幸福几十年。

不过,从千万富翁到街头小贩,大起大落的人生变故之下,冯阳心中仍藏着“东山再起”梦。他说,如果有机会还是希望再创业,抓住好机会尽力去做好。在有生之年,尽最大努力把债务还掉,不欠任何人……

↑冯阳

『带女卖冰粉』

从千万富翁到冰粉摊主

“开始有落差,现在心情很平静”

冯阳没想到,三十而立之后,自己的人生会来一个大转弯。

他出生于1983年,现年37岁,经历了许多人没经历过的事。现在他的身份是“冰粉摊主”和9岁女儿的爸爸,但曾经他是身家千万的公司老总,逢人见到他都会叫上一声“冯总”,而后公司破产,欠债千万,妻子也离家出走没了音讯。如今,为了生计,冯阳带着女儿游走在郫都区各个夜市,唱歌卖冰粉

↑冯阳卖冰粉,女儿唱歌

冯阳在冰粉摊忙碌的样子,已看不出曾经的风光,“开始有一些落差,现在心情已经很平了。人生就是得失,有钱和没钱都是一样地过,只要活出自己的价值。现在我也有价值,每天陪女儿是我作为父亲的价值,以前做事业的时候体现的是社会价值,只是体现价值的方式不一样。”冯阳表示,曾经有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时候,但女儿太小,他必须坚强。

不下雨的日子,每到下午6点左右,冯阳就会开着三轮车,带着女儿芯蕊外出。车上有他的冰粉装备,还有女儿的音响。他们会随机选择去成都市郫都区万达广场、凤凰立交音乐广场、安靖蜀绣广场、红光幸福满庭广场、侯家夜市等地方。女儿唱歌的同时,冯阳在旁边卖冰粉,一般不到两小时冰粉就能卖完。“我白天搓好冰粉等她放学,放学后就带着她一起,她唱歌,我卖冰粉,从下午6点到晚上9点。”

制作冰粉的技能,是冯阳自学的。因为天气炎热,他觉得这是个不错的营生,既能赚钱也能锻炼女儿。

生活在慢慢变好,女儿的乖巧懂事成了冯阳事业失败后的另一种收获。

大学时创业开自行车租用行

收获“第一桶金”

冯阳曾有一段风光的过去,他的商业头脑在大学期间就初现峥嵘。

2003年,冯阳从四川资阳老家农村来到成都温江上大学。因学校离温江城中心有些距离,他发现一个商机——租用自行车。因家里条件并不好,母亲捡垃圾只够供他的学费,他就拿着向学校申请的4000元助学贷款买了20多辆自行车,还有4辆双人自行车,在寝室底楼划了一块地方,开了一家“自行车租用行”。

“租车费用是1个小时1元,一般周末骑车出去玩的人很多,骑够3个小时奖励1个小时。如果有人想租自行车,就把身份证押在我这里,车不见了就补我200元。”冯阳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记得学校当时有2万多人,到了后期自行车增加到40多辆,到周末还是不够用,每周一上午他只能请假修车、检查刹车。

“就这样开始了我的创业路。学校也挺支持大学生创业,我算赚到了我的第一桶金。”自行车租用行带给冯阳第一次创业的小成功,彼时他赚了两三万元。大学期间,他交往了一个女朋友(后来成为他妻子),他帮她在学校附近开了一家小鞋店。

毕业时,冯阳选择去西藏一个工地实习,“我的理想不想在大学就终止,我选择去做工程,因为我在大学读的是工程造价管理。在西藏的实习跟完了整个工程,了解了实地的一些操作,也算为以后的事业打下了基础。”

『曾风光一时』

接触工程挖到“第二桶金”

成立公司身家千万

2007年,毕业以后的冯阳开始正式接触工程工作。机缘巧合之下,他认识了人生中第一个“贵人”。

冯阳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是四川方日门窗工程有限公司老板。当时去他公司应聘,对方问我希望给出多少工资,我说你随便给我多少工资,哪怕这个月不给我工资,我干一个月,如果你觉得不行,我走人。如果我这个月干出了成绩,你觉得还可以,那你就必须满足我的条件。”

从普通员工到项目经理,再到单独负责人工,冯阳赚到了人生的第二桶金,“主要是单独负责人工赚的钱,有三四十万元。后来就拿着这几十万元继续做劳务分包、土石方、承包装修工程等。”

从几万、几十万到几百万、几千万,冯阳认识的人越来越多,生意越做越大。2014年,因为做土石方大赚的冯阳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四川鼎龙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天眼查显示,2014年1月,四川鼎龙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在温江注册成立,冯阳是法定代表人,注册资本500万元,主要经营劳务分包、室内外装饰、装修工程设计、施工(目前经营状态为吊销)。

据冯阳自称,当时他参与了包括成都银杏广场在内的多地的工地建设。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有债权人起诉冯阳,提供的《银杏广场铝合金门窗工程制作安装合同》等多份文件,间接证明冯阳参与了此类工地建设。

彼时,30岁左右的冯阳风光无两,他在成都市温江区海科名城购买价值几百万元的别墅,另在红泰路红泰翰城购置两套商品房,“当时很膨胀,要面子,也买了很多辆车,最贵的是辉腾180万元,还有奔驰、宝马等。”如今37岁的冯阳,翻出已经不多的证件资料,里面还有两本车辆购置税完税证明。

↑曾经的别墅

冯阳母亲对于儿子的事业不置可否,但确实能感受到周围人的夸赞,“说我儿子能干,我听着肯定受用。”

『从顶峰跌落』

负债数千万公司倒闭

资产抵押变卖,妻子离家出走

事业越来越大,冯阳承包的工地也越来越多。在公司运作上,他主要负责在外谈生意、拉业务,妻子和一个同学负责公司的运转经营和财务。“我的性格比较适合和人打交道,我也不适应坐办公室,基本上每天都在外面跑,后面就不停地融资、借钱,包工地。”他说。

↑冯阳与女儿的照片

截至2016年,冯阳所借钱款达到4000万元,“这个钱是陆陆续续从2014年到2016年借的。主要是向生意上的朋友、亲戚、银行等借的,用于工人工资、材料购买等。我只知道业务和收款,公司具体怎么开支的我是一笔糊涂账。”没想到,当年5月的一天,上百人突然“包围”了他的各个工地,要求还钱,“我根本没想到,同一天几十个债权人向我挤兑,我满足不了,导致公司倒闭,资产全部变卖,无法继续生产了。其实到我失败,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样糊涂。如果不是突然来这么多债务人,我也能够慢慢还上一些,毕竟当时我的业务还在正常开展。”其中一位债主向红星新闻记者证实,当时确实发生了这个事,但他当天没有去现场,不久后得知冯阳“出事”。

后来,包括房子、车子、挖掘机等所有资产抵押变卖还款后,冯阳所欠的钱仍有1000多万元,他被个别债权人告上了法庭。因为还不起钱,他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躲到了贵州。

记者查询发现,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上,2017年起,冯阳先后4次分别被成都市温江区人民法院、成都市青羊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记者查询到一份近年的关于冯阳的执行裁定书——2018年11月成都市温江区人民法院一份执行裁定书显示,“执行中查明,被执行人暂无财产可供执行,申请人也未向我院提供财产线索。据此……裁定如下:一、本次执行标旳280425元,已执行到位0元,被执行人尚欠申请人280425元。二、终结(2016)川0115民初2771号民事判决书的本次执行程序。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后,被执行人应当继续履行义务。如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情形消失,申请人可随时向本院申请执行剩余债权。”

“2016年下半年,我收回了以前借出去的70万元,想着能做点小生意再重新开始,所以又回到了成都。回来后不到半个月,老婆带着那张挂名岳父的卡和身份证消失了。”冯阳回忆2017年年初那一天,他看到妻子手机上锁屏封面显示的信息,“我就看到开头3个字‘亲爱的’,所以那天发生了争吵。”当天,妻子连首饰、衣服都没带,就拿着身份证离家出走了,从此再无音讯。

原本的三口之家,只剩下他和女儿两人。事后,冯阳曾带着女儿到处寻找妻子,也找到岳父询问妻子的下落,但岳父称他也不知自己女儿到底在哪里。

如今,在妻子QQ空间里,冯阳还能看到他们一路走来的动态记录,证明着他们曾经在一起的生活。

年幼的女儿芯蕊,对和随父寻找妈妈的那段日子仍然有记忆,“(那时)我和爸爸相依为命,在外面睡过网吧、车上,吃的是面包、方便面。(我们)找了广汉、德阳、什邡、绵阳好多地方,找了一个月多,还是没找到(妈妈)。最后我跟爸爸说我们不找了吧,太累了,我劝爸爸不要伤心。”

随着冯阳从风光的巅峰跌落,他母亲也体验到了另一种目光。“人走茶凉,这就是现实,不过我也不在意。”冯母说。

『想再次创业』

工地停工,带女儿卖冰粉

“对她也是一种锻炼”

“就这样,我选择回来再次创业,运用好以前的关系,债主们都知道我的具体情况,他们选择相信我。”回到成都后冯阳又做了一些小工地,还了部分债务。

截至现在,冯阳仍然欠债1200万元左右。其中一位债权人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看着冯阳一路创业走过来,了解他的为人处事能力,有实干精神,“我这里他还欠70万元。他目前的处境没有还钱能力,也确实没办法。”

受疫情影响,工地未能开工,今年5月冯阳想到卖冰粉,因为女儿喜欢唱歌,索性带着她一起。在冯阳的抖音账号里,全都是9岁女儿芯蕊唱歌的视频。虽然年纪不大,但小芯蕊唱歌的架势不输大人,歌声充满感情,动作落落大方,常常引来不少路人围观。

但也有网友表示,女儿这么小会不会太辛苦?因为家里的变故,冯阳知道女儿十分早熟懂事,他也一直和她平等对话。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从小磨练以后更坚强,现在辛苦10几年,以后幸福几十年。带着她卖冰粉,对她也是一种锻炼,第一能训练胆量,第二锻炼唱歌特长,让更多人看到。”

对于跟着爸爸卖冰粉,女儿芯蕊也并不排斥。“我更喜欢现在的生活,现在爸爸每天都能陪我,以前他们很忙。我很喜欢唱歌,在外面表演的时候,第一次有点紧张,后面就好了,现在会唱两百多首歌。”芯蕊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她的梦想就是快快长大,能照顾爸爸和奶奶。

从年轻得志、风光一时到跌入低谷,如今37岁的冯阳内心已经平静。他说,“从人生当中的一段经历来看,从无到有,从有到无,也许人生精彩之处就在有无之间。从很高的地方跳下来是一种人生风景,从下面爬到人生巅峰是另外一种风景。我可能失去了财富,但我得到了我的女儿。以后如果有机会遇到好的老板,还是希望一起创业,能抓住机会,尽力去做好。在有生之年,尽最大努力把债务还掉,不欠国家、不欠银行、不欠私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