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环卫工称被顶替教师岗位26年 人生如同风雨不断

  • A+
所属分类:网赚学习

近期,多起发生在山东的冒名顶替上大学、冒名顶替入公职事件被曝光,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在舆论的推动下,部分案件的调查结果很快公布,为当年被冒名顶替者还原了真相。相关部门之重视、调查之神速,让另一位年近六旬的环卫工人、前民办教师袁福春看到了一丝希望。他在微博上发布了自己26年前无端被辞退教职的经历,表示也遭人顶替公职,希望能尽快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帮自己探寻26年前的真相。

选聘成功却被口头通知“下岗”

出生于1962年的袁福春是山东省东营市利津县陈庄镇(原付窝乡)新建村人,1982年高中毕业后成为村小学的一名语文教师,自此开始民办教师生涯。1991年,袁福春被调到镇中学任教,由于镇中学离家30多公里,上班不便,1994年上半年,袁福春又申请调回家附近的爱国小学任教。

袁福春告诉中国商报记者,虽然只是民办教师,但自己工作兢兢业业,曾在1993年被评为利津县教学能手。而且时刻不忘“充电”提升自己,先后考下了大专学历和有关证书,连当时很少有教师考的普通话证书都考了下来。

1994年7月,一份利津县委县政府发布的《利津县推行学校内部管理改革实施方案》的32号文件下发到爱国小学。根据上述方案,改革的一项重要步骤是核编定岗,按照规定的工作岗位数择优选聘教职工上岗。选聘方式是全体在职教师参加县教委统一组织实施的业务考试,并“以教师业务考试成绩和考核分数为依据,按照从高分到低分的顺序选聘”。

按照32号文件要求,袁福春参加了相关考试,并顺利通过。不久,他接到时任爱国小学校长张某义的口头通知,告诉他选聘成功。当年8月10日,全县学校开学,袁福春按要求正式到校上课。虽然时隔26年,但袁福春确定自己的记忆仍很清晰,“那天是星期一,而且开学一个月后就是第十个教师节,学校的老师们还在一起合影留念,有照片为证,我就在其中。”袁福春对记者说。

可没想到的是,当年11月左右,袁福春又被校长口头宣布落聘了。“只是口头通知我落聘,没有任何书面材料和理由。我和同事们都很疑惑,选聘工作早已经结束,老师们都上课了,怎么这个时候还能落聘?”袁福春告诉记者,自己去找校长讨说法,校长让他去乡教委了解,“乡教委也支支吾吾说不出原因,后来乡教委主任调走了,事情就一直拖下去”。

虽然心有不甘,但袁福春只能接受“下岗”的现实。平时获得多次嘉奖的教师却在考核中落选,这让袁福春觉得在乡亲们面前抬不起头来,于是就带着妻子和大女儿离开家乡,到50余公里外的东营港谋生。

落聘背后疑点重重

如果不是一次偶然机会,也许袁福春会一直以为是自己能力不足才落聘的。

1995年春节前后,袁福春偶然从一位朋友处得知自己的名字在受聘教师名单之列,并拿到了文件原件。在这份名为“爱国学区受聘教师名单”的手写文件中,袁福春的名字赫然在列,落款有当时付窝乡教委和爱国学区校长同意选聘结果的签字,并盖有学校公章,签字盖章时间为1994年8月7日。但袁福春表示,县教育局的最终选聘教师名单里并没有他的名字。

为什么自己的名字明明在学校和乡教委签字盖章的受聘名单上,到了县教育局却消失了?如果没有受聘,那为什么还能正常上班领工资三个月?袁福春百思不得其解。他拿着这张名单给以前学校里的同事看,“同事说袁福春啊,你这是被人顶替了呀”,袁福春向记者转述同事的话。

难道真的被顶替了?带着这份受聘名单和满腹疑问,袁福春开始一级一级向上反映问题,多次到乡教委、县教育局讨说法,但均未能得到满意答复。“刚开始回复说相关领导调走了,结果已定不能更改,再过几年又说这是历史遗留问题。”袁福春说,自己也曾到东营市教育局、山东省教育厅反映情况,但最终都没有下文。

后来,县教育局出具了一份“落聘辞退民师基本情况调查表”,袁福春在列,辞退原因是考核成绩低、业务差。不过,袁福春并不认可这一说法。该表显示,1992到1994年连续三年的考核中,袁福春的考核评价分别为“优秀”“基本称职”和“称职”,根据利津县32号文的规定,这个调查表难以作为辞退或者落聘的依据。而且,根据表中内容,袁福春认为这张调查表是在1995年之后制作的,有“后补”之嫌。“不论什么考核,一般都是先出分数,然后再根据分数多少决定是否选聘是吧?怎么能在人已经被辞退很久之后,才拿出当初的分数来?”袁福春觉得县教育局的做法不合符程序逻辑。

而怀疑自己被人顶替的猜测,在落聘13年后得到印证。2007年,袁福春找到时任付窝乡教委主任的李某泉,后者亲口向他承认,1994年选聘教师时,自己受人之托将袁福春拿掉,让托关系者“上位”。李某泉和另一经办人还在袁福春提供的“爱国学区受聘教师名单”复印件上,手书“此影印件属实”,并签名盖章。

袁福春告诉记者,当时由于没有手机和录音设备,他没有录音取证,后期再拿着录音设备去找李某泉时,对方却改口称“什么都忘了,想不起来了”。“这样我就错过了一次录音固定证据的机会,现在我虽然知道是谁顶替的我,我没有证据,也不能乱说。”袁福春说。

1994年被通知落聘至今26年间,袁福春没有放弃向有关部门寻求真相,但事情一直没有得到解决。期间他也曾向法院起诉利津县人民政府和利津县教育局,但法院以诉讼请求及诉称的事实和理由不符合法律规定的行政诉讼受案范围而不予受理。中国商报记者在公开平台查询到的两则分别有山东省利津县人民法院和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行政裁定书,印证了袁福春的这一说法。

就袁福春的经历,记者致电利津县教育局核实相关情况,接电工作人员表示,利津县相关部门已成立调查组对此事进行调查。后续进展如何,中国商报记者将继续关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