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谈站姐盗用吴磊航空里程积分

  • A+
所属分类:网赚学习

9月6日,一位 吴磊LEO粉丝晒出与航空公司工作人员的聊天对话视频,称一位吴磊的站姐盗用里程积分供自己及朋友们乘坐飞机。经粉丝查询确认,这位“盗用者”从2017年开始私下将吴磊23万的飞行里程兑换机票,甚至将吴磊里程用于追其他艺人行程,严重侵害吴磊利益。

律师谈站姐盗用吴磊航空里程积分

律师谈站姐盗用吴磊航空里程积分

对此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许浩律师称,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冒用他人名义办理某航空公司会员卡的方式,秘密窃取他人的航空里程积分并出售,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

一般而言,只要注册过航空公司会员,每次购买机票出行时都可累积一笔里程,里程数达到兑换标准,就能享受奖励机票兑换、增值服务、商城消费等权益。而盗用者之所以能擅自使用他人航空里程积分,主要在于国内航空公司里程计划中,存在一项受让人制度。

界面新闻记者查询三大航受让人规则,航空公司会员为他人兑换奖励机票或奖励升舱前,须先建立兑换受让人名单,其中,南航明珠会员最多可设置8名受让人,首次建立受让人名单,将于成功申请之日起15天内生效;国航凤凰知音也最多添加8名受让人,提交申请60天后生效;东航万里行会员可设置10名受让人,15天内生效。

不过,建立兑换受让人名单指的是会员本人把里程积分转让给指定对象使用,此次站姐盗用事件,是在会员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添加并兑换使用。

爆料视频中,粉丝兑换的是吴磊在南方航空累积的会员里程,记者在南航APP中进行受让操作发现,首先需要登录当事人的会员账号,且该账号要通过银联卡号进行过实名认证,之后便可在“我的受让人”里新增受让人信息,填写其姓名及证件号码即可添加成功。

南航里程新增受让人页面

该过程的关键环节在于,只有拿到当事人账号密码才能进行后续操作,记者致电南航客服咨询,客服表示,南航会员账号密码如果不是主动告知的话,只有信息泄露才会被第三方拿到。

“盗用者在兑换里程时,一般会有短信告知里程所有者,像这种多次盗用未被发现的,一种情况是当事人注册会员时预留的手机号发生变更,但没有及时在南航系统进行修改,或者当事人平时并未留意里程受让人管理以及自己里程数的增减,”南航客服称。

此外,记者注意到,会员本人可以自主删除受让人,且删除即刻生效。对于已经被盗用且造成较大损失的,该客服回应称,公司会配合提供里程兑换记录及其他相关信息,严重的则建议当事人通过报警处理。

航空里程作为权益性积分,虽然不能直接等同于现金,但它有市场价可供参考,如果折合成同价值的人民币,一万里程便相当于500元,以CA1835北京首都机场-上海浦东机场经济舱为例,正常购买时售价500元,里程兑换需要消耗12000里程,这名站姐共盗用吴磊23万航空里程,按此推算合计约为11500元。

微博爆料人提供的站姐盗用机票记录

针对此事件,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卢建川律师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该名粉丝盗用吴磊航空里程积分的做法首先构成了盗窃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窃取他人占有的数额较大的财物,或者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凶器盗窃、扒窃等,以上任意一种行为都构成盗窃罪。

除了盗窃行径,该事件还涉及到会员信息泄露问题,卢建川律师认为,非法获取吴磊会员账号密码不一定构成公民个人信息犯罪,因为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对信息条数有严格要求;而且要看账号密码来源渠道,如果是航空公司内部泄露出密码信息,当事人可以要求航空公司承担责任,但该名粉丝本身不是航空公司工作人员。

“积分不是通常意义上的财物,但也属于一种财产性利益。站姐盗用23万里程兑换机票,涉事金额约为11500元,属于数额较大并且多次盗窃行为,按照刑法规定,将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单处罚金。”

不过,卢建川律师告诉界面新闻,处罚有复杂的司法认定问题,不同地方的刑事处罚轻重可能有所差异。

据新华社报道,2011年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法院以盗窃罪,依法判处盗窃他人航空里程积分的被告人代某有期徒刑9个月,并判处罚金1000元,同时将代某违法所得返还给本案被害人。

延伸阅读:

用航空里程给家人换票如何避免被当成票贩子?

对于航空公司来说,里程票贩子就像是蝗虫一样,对自己的利益造成了损害。通过将里程折现的方式,票贩子低价出售商务舱和头等舱的机票,影响了其利润最大的两舱收入来源。

从航空公司对常旅客公众号的看法上,就可见一斑。要知道,公众号作者们大多出于研究的目的。曾在中国东方航空航空公司任职的“旅游圈”创始人,程远东就说过这样的话

商旅常客的积分累计大V们,热衷于把自己快速升级、刷里程的心得晒出来让粉丝摩拜。他们自然而然是航司以及信用卡商旅业务的精准目标。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些人“三分商旅七分羊毛”,他们善于钻研信用卡套积分攒里程的规则漏洞,甚至倒卖里程积分、酒店免房权益、贵宾室券。说白了就是合理利用各大公司的促销规则,攀附在航司和信用卡部门市场预算上的蝗虫。

所以,为了保护自己的权益,航空公司也会根据交易数据进行数据粉丝来做到风控,封号或者是取消里程票,是常见的风控手段。

中国国内的四大航空公司在里程方面动作相对谨慎,完善的受让人名单制度和诸如四航段等政策,也让里程票交易的难度大大提升。再加上近些年部分消费者对OTA以里程票充当现金票售卖的违规行为加以投诉,国内航司的防火墙树立的相对完善。

即使你计划通过部分平台进行里程交易购买,也会因为受让人名单制度和票量的问题,最终放弃。而像中国南方航空明珠俱乐部这样有“处卡”概念的常旅客计划,即使成功交易,大多也是一锤子买卖,后面的二卡同样要遵循受让人政策。

国内航司的里程出票麻烦,国外航司的里程,是不是就没有风控了呢?以国泰航空的亚洲万里通为例,除了受让人名单之外,坊间还有传闻其风控系统有受让人常旅客黑名单交叉比对的功能。最稳妥的方法,就是你和受让人一起乘机,下一次就白名单了。

大家都知道,美国的常旅客计划在商业性上做的比较到位,平常也有众多活动售卖里程,对于受让人兑换机票也相对友好(不存在受让人名单),那是不是就意味着完全没有风控了呢?

也不尽然。此前网上曾有一个通过阿拉斯加航空里程兑换商务舱航班的案例。

有网友曾经无辜的表示,自己在买分之后为家人换票,最后被阿拉斯加航空取消机票并封号。触发阿拉斯加航空风控系统对账号封禁的原因,有可能是:这位网友通过阿拉斯加航空里程出的九张合作伙伴的商务舱机票,乘机人的姓氏都不一样。

虽然从我们的角度来看,如果是中国用户,9张姓氏不同的商务舱机票很难说清楚是不是亲属关系,但在印尼这样的国家,即使是血缘关系,姓氏往往也不一样。

这涉及到了一个知识点:在印尼并没有法律规定必须有姓,很多人的名即为其全名。苏门答腊岛的巴塔克人、马六甲群岛、弗洛勒斯岛等的居民,是以氏族名作为姓,爪哇岛的爪哇人和巽他人等多数只有名,只有贵族才有姓。

我的观点是,虽然美国人能理解在亚洲国家亲戚之间有不同的姓氏是很正常的,但一下给九个不同姓氏的亲戚出商务舱机票,确实是很容易命中风控系统。

根据阿拉斯加航空表示,通过个人帐户出里程票不得以OTA的身份,为他人出售里程票。一旦阿拉斯加航空发现会员或第三方隐瞒了他/她的身份以执行里程计划交易,可自行决定使交易无效。

也就是说阿拉斯加航空认为你如果触及到风控,是有权取消你的机票的。

所以,即使部分常旅客计划有卖分或者转点的活动,遵守其条款是首要条件。究竟是哪些里程票出票手法可能会触发风控预警?根据网上汇总的各种信息,我进行了一个总结:

创建一个新的常旅客帐户,然后很快购买里程在很短的时间内购买了很多里程颁发最后一分钟旅行的奖励机票主要为帐户持有人以外的人发放奖励机票签发来自亚洲或亚洲境内的旅行奖励机票发行合作伙伴航空公司头等舱和商务舱的旅行奖励机票同样,单独所有这些因素都很好,但当您将这些因素中的一些结合起来时,您的帐户更有可能被触发报警。

那么如何避免这个情况的出现呢?如果不是使用单一账号出票而是使用多个账号为多人出票的话,目标还是会小一些,因为数值的原因,难以触发风控系统。

简单的说,虽然很多北美航司并没有受让人概念,但对于海外用户尤其是亚洲地区的用户来说,他们天生都有一种警惕。由于人口基数上的优势,亚洲地区的票贩子(其实哪个国家都有里程票贩子)相对来说要更多一些。阿拉斯加航空就对亚洲内部的临期出票做了一定程度的限制。

当然,如果你通过美国几大航空公司的航空里程兑换的奖励免票被航空公司取消的话,其实也可以向美国交通运输部(United Stated Department of Transportation)进行投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