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丹谈代孕 细腻情感只有怀孕才能够感受到

  • A+
所属分类:网赚交流

1月28日,生下了二胎儿子不久的朱丹[微博],录制视频谈论近日热议的代孕事件,她表示:“如果连怀孕都不能亲自做,那为什么要当妈妈呢?我很难理解!”朱丹认为,母亲怀孕这个步骤不能少,所有的细腻情感,只有怀孕才能够感受到:“这些都是别人代替不了的,一旦你将这些东西都割舍出去,让别人去感受的话,母亲这个角色也会被切走,最后剩下的只是一个名为妈妈的虚名。”

朱丹谈代孕 细腻情感只有怀孕才能够感受到

朱丹谈代孕 细腻情感只有怀孕才能够感受到

扩展阅读:

前几天,郑爽代孕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上了好几次微博的热搜。大家都希望我来聊聊郑爽这个代孕的事情。实际上我今天不是很想聊代孕。我在去年的12月《宝贝儿》这个视频出来的时候,跟我先生在播客上从社会学和法律的角度非常详细地讨论了代孕的这个事情。

而我的观点是非常明确的:在目前的现有的社会机制下,我是非常反对代孕的。回到郑爽的话题,因为从我2019年开始做追星研究的时候,我其实对于郑爽这个形象一直是特别疑惑的。

我有点不能理解为什么郑爽会那么火?而且她的粉丝极其庞大,极其忠诚,战斗力非常非常强。

可是郑爽好像没有什么特别能够拿着出手的作品,演技也不怎么样,所以我一直很想知道郑爽到底有什么吸引了大家,让她有那么多的粉丝。

“代孕”事件出来后,我看到郑爽的超话里真是一片哀嚎。我做粉丝研究,所以特别清楚,房子塌了是有多痛。

尤其是这个人,你爱了她11年,然后突然就发现她做出了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

她的代孕弃养行为,绝对是挑战人伦的。你说还有什么好讨论的呢?这个不是个正常人能干出来的事情。

所以很多人晒了自己连续不断地签到的记录,最后说自己脱粉了。我觉得这个时候真的是很痛的。我并不想谴责单独的个体,虽然我觉得郑爽的的确确值得谴责,因为这种事情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出来的。

但是这事情已经到这个样子了,大家都在谴责她了,也不需要我再来多一个谴责了。

我想从一个更广泛的范围,跟大家聊聊郑爽这样的现象,以及我们到底能从这个事件里吸取什么经验教训?

为什么郑爽有那么大的一个粉丝群体?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郑爽?

是不是那些喜欢她的人真的是脑残?我在研究里发现不是这样的,而是很多人把郑爽看作了“做自己”“真性情”的典范。

比如说你会发现一般的女明星谈到自己整容,她都是不说的,甚至有人故意要去做各种证明,告诉大家自己没有整容,就算大家都看出来她整容了。但是郑爽说:“诶,我就整容了。”她非常坦荡,粉丝就会觉得“哇这个好真性情啊”“她好真实啊”。

你会发现她在很多的访谈就说我是一个真实的人。

比如说她参加一些综艺节目的时候,由于秒表读表失误等等这样的事件,她就会情绪爆发。我们也会觉得好像她的情绪爆发非常真实,她的粉丝都能原谅她,觉得她就是一个独立的做自己的人。

“做自己”,其实在今天的21世纪是非常盛行的。我们每一个个体,在成长的过程中,都会发现我们就不断地在寻找“我是谁?我应该怎么做?”我们前几天讨论的姚安娜也是说要做自己,要做真实的人。

因为在互联网时代,我们都觉得真实是特别可贵的。大家都带着面具,在互联网后面都不知道是谁,甚至可能是条狗。

终于有个真实的人了,所以我们很喜欢TA,我们就把TA看成了一个“真实的人的典范”,想要成为她。

所以你会发现,这些粉丝年龄很可能不大,或者也有年龄大的,他们不是一个完全没脑的。他们只是在日常生活中受到种种的规训,种种的束缚,没有办法找到那个特别真实的自我,也没有办法明确地表达自己对别人的不喜欢。

比如说在《追光吧哥哥》里,郑爽就非常没有同理心地去讥笑别人。在日常生活中,我们是不太能做种事情的,所以大家觉得“好爽哦,我觉得她就是真性情”,也在这样的过程中慢慢喜欢上她。

但是在我们社会学里会讲“什么叫社会?”

社会的本质是人际关系的总和。我们在调解这些人际关系的时候,其实总是会有某种准则和规范的。

人类在互相协助的过程中,总是在协调个体的自由和公共体的利益。我们社会一方面希望去实现个体利益,但另外方面也需要去实现公共利益。

如果没有公共利益的实现,个体的利益其实是无法保障的。所以每个个体在日常生活中经常会受到各种准则规则。

对年轻一代来讲,他们就会经常不舒服。比如说,你会发现年纪大的就能教育别的人,但现在年轻一代特别不喜欢别人教育他。所以我儿子动不动就跟我讲,“你在教我做事?”我就知道了,这个话不能讲,就是你不要来教我做什么事情,我喜欢要自己来成长。

我们讲密集母职的时候就说,这一代的年轻人,在过去的成长过程中,有密密麻麻6双眼睛盯着他,时时刻刻在监控着他。

这一代人比任何一个时代的人都更希望挣脱这样的一种规则和捆绑。

所以郑爽这样的人物形象出现的时候,大家觉得这能够代表我真实的想法,我就想破掉这些制约。

其实我们做家长的也要反思,在日常生活中我们是不是真的给孩子太多规训,太多的压制了,导致他们内心都有这种挣脱的冲动。

有一个现象也很有意思,我们经常把郑爽看成是个“小仙女”,因为我们已经不把她放在一个社会里面了。

甚至觉得她就代表了一种仙境,可以超越社会规则。

虽然我做不到,但是她可以代表我去超越这样的社会规则。

可是我们都知道,这并不是真实的生活。

如果有人在日常生活中像郑爽一样在《追光吧哥哥》里面随便点评别人,我们会觉得这个孩子是特别没有礼貌,没有同理心的。

我们也会觉得她嘴很损的,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一个社会,它要保证个体的利益,又要促进整个社会的利益。它要保障部分的个体自由,又要去促进整个社会的协作,它就会有一些运行机制。

首先,有法律来确定整个社会最基本的道德底线。

然后会有契约关系来协调不同的利益之间的关系。

我希望我什么都不做,你就把钱给我,这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一定有契约关系。

我帮你做一些事情,你给我多少的报酬,我怎么做,你怎么对我,这些都是契约关系。

最后会有良知、道德这样的规训来对我们进行行为规范。

这就使得这个社会有序地前进,而郑爽在做自己的时候,你会发现她的“自我”过了头,变得非常极端,她在不断地破坏整个社会的契约机制。

比如说你接受了一次直播带货的这样的一个工作,那你应该好好把这个工作完成了,你也收了这个钱,但是她说不高兴就不高兴了。有一次访谈的时候谈到工作很满的时候,她就觉得自己是被别人控制的。难道你挣这个钱就不应该付出相应的工作吗?怎么就叫被别人控制了呢?

你会发现她在日常生活中有好多这样破坏契约的事情。

而在代孕事件爆发之前,她的粉丝们有滤镜,觉得郑爽不是在破坏契约。

她是在表达“我的想法要得到尊重,我要被看到。你看,我是这样的一个人,你们需要来尊重我。”

她不断地强调这一点,很多人在日常生活中也觉得自己不够被尊重,所以我们也希望她来代表我们得到尊重。

可是破坏契约本身是绝对得不到尊重的,一个社会有它运作的机制,实际上这个世界上是不存在完全自由的。

这个自由是个非常抽象的过程,我们在社会学上讲,所有人都想自由,那是没有自由的。

比如说我们走在路上,如果没有交通规则,你会发现你反而是寸步难行的。

我当然希望开车随便开,走路随便走。

但这样不行,所以必须人们要去遵守交通规则,你才能享受行走的自由,开车的自由。

你的自由永远是有限度的,没有一个人能享有绝对的自由。

绝对的自由就意味着没有自由。

即使是你是一个打破规则的人,你也没有享受完全的自由,这是一模一样的道理。

但是当郑爽完全不接受契约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这就是我们资本干的坏事。

当你不遵守契约的时候,社会没有惩罚你,但因为你能带来流量,因为你吸引了很多人来支持你,反倒是给了她激励。

比如说郑爽自己就说“微博真的是个很神奇的事情”。

即使是发生了一件很糟糕的事情,她上了热搜,她这个片酬就涨了。然后她的经济效益提升了。

对她来讲,破坏契约,没有受到惩罚。

而在常规的人生里,破坏契约是一定会受到惩罚的。今天整个娱乐圈的乱象跟这一点也是很有关系的。

比如说一个因为做小三而出名的人,频频拿到了各种的资源,火了。

有一个人冒名了别人,火了,她也拿到了很多的资源。

甚至有人因为盗窃进了监狱,出来的时候也有人会给他代言。

哇,这世界太魔幻了。

如果我们不遵守契约,对那些破坏契约的人,给TA奖励,给TA流量,给TA经济回报。

那就是在鼓励我们的青少年说,契约其实是没关系的,只要我能挣钱,只要有人喜欢我就可以。

可是世界永远不会这么运行。

你会发现到最后那些请郑爽做代言的高端奢侈品牌股价随之大落,做综艺节目的人也得承担这样的后果。

当你破坏契约的时候,其实最后的结果是几败俱伤的。

到了代孕这个事件我们就会发现,如果一个人一直没有受到惩罚。TA的错误就会越犯越大,越犯越大,到最后的时候,就变成收不场了。

古希腊里面有句话说,上帝如果想要一个人遭难,首先就要让他忘乎所以。

你会发现你如果每一次干坏事没有受到惩罚,你最终的惩罚是非常非常大的。

我觉得今天的郑爽就给我们展示了这样一个悲剧的过程。从我的角度看她真的是个悲剧人物,家庭背景、家庭教育是极其有问题的。

她又处在一个匪夷所思的不太正常的环境里面,所以我觉得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都需要好好反思一下。

最后的时候,我特别想跟年轻的朋友们聊一聊,其实今天这个时代,资本,消费主义会捆绑我们的社会。

有的时候我们走着走着会走偏掉的,我觉得做自己一点都没有错,我自己也是一直在做自己的过程中寻求自己的边界。

可是我们要知道,你做自己并不是能独立于整个社会的,我们在讲姚安娜的时候,就讲到个体的意义是社会跟社会的连接来决定的。

同样的,个体利益的保障也有赖于整个社会公共利益的保障,我们不断去挑战公共利益,到最后个体的利益也是没有办法保障。

我们追求个体的自由,觉得我要被看到,我要被怎么怎么样,这是很正常的一种需求,没有问题。

前提是你不能去破坏法律,你不能去破坏契约,不能去违反这些公序良俗。

这是我们作为一个社会公民最基本的一个要求。

所以每一个个体,其实你不断在平衡,我在做自己的时候,如何平衡好他人的领域,怎么平衡好社会的领域。

怎么能做到社会因我而更好一点,而社会也会让我变得更好,这种良性的活动才是我们要做。

你即使再想做自己,再真性情,甚至你被别人称作为仙女,你毕竟是生活在一个现实的社会中,而社会就是人际关系的总和。

我们需要去平衡协调好这样的关系,而社会有规范和准则,没有一个人能凌驾于其上,也没有一个人能够逃过犯错的制裁,只是时候没到而已。

所以我希望能够安抚一下郑爽的粉丝们,不要那么的这个伤心失望,年轻的时候我们都会喜欢上些错误的人,恰恰是这些错误在提醒我们成长。我也希望所有的朋友们,我们不要把这个错误犯到,自己收拾不了的程度。

我经常讲什么叫成年人哦,什么叫一个社会的公民,就是你要能承担你选择的后果。

比如说像代孕这个事情。你如果签署了就必须要考虑到你们可能关系发生问题怎么办?这孩子真的出生,你不喜欢怎么办?这些情况你都是要承担的。

而不是说你说我就是不要,我就怎么怎么样那我就解决了,这个是非常可怕的。

我们每一个个体其实要对自己负责任,这才是寻找自己自由的第一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