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分钱就能购买儿童个人信息

  • A+
所属分类:网赚学习

近日,江苏徐州警方成功打掉了一个贩卖公民个人信息的黑色产业链。涉及的公民信息均为儿童,包括姓名、年龄、性别、家长电话以及所在城市等,数量多达200余万条。经过调查,民警发现这家公司专门在网上以6分至一毛的价格购买儿童个人信息,然后拨打电话给学生家长,为一些教育机构招揽生源。

6分钱就能购买儿童个人信息

6分钱就能购买儿童个人信息

出卖公民个人信息应承担法律责任■加强行业自律同时要靠法律重器

核心提示

昨日,记者从郑州市金水区检察院获悉,郑州市一科技公司买卖个人信息近30万条,被检察机关以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提起公诉。

信息被出卖,这种事儿已屡见不鲜——刚刚买了房,装修公司的电话就打来了;刚刚换个新手机号码,房屋销售公司的短信就接二连三发过来;车险快到期了,就会有多家保险公司的电话打来……对方不仅知晓我们的姓名、出生年月、电话、住址,甚至父母、子女的个人信息也了如指掌。

我们不禁要问,是谁把我们的隐私赤裸裸地亮了出来?对泄露或出卖公民个人信息的人该怎样制裁?当下在公民个人信息的保护和对泄露者制裁上存在哪些问题?怎样才能更好地保护公民个人信息?

1

网络科技公司买卖公民信息近30万条

2007年,王某在郑州成立了一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公司主要经营的产品是一个叫做“××”的搜索网站,公司通过营销,让愿意在该公司做广告客户的名字等一类的东西在“××”搜索网站上在比较靠前的位置显示出来,从而给客户带来商机。

该公司一名叫张某的负责人说,公司没有特定的客户群,就是通过各种途径取得他人的资料及电话。通过电话联系,告诉他们该公司有推广互联网广告业务的会议及其他业务范围,邀请他们来参加。

张某介绍,公司主要通过两种途径取得公民的个人信息及资料,第一种是让员工自己想办法,主要是通过互联网去找,第二种是通过QQ搜一些卖公民个人信息的人和一些业务员群,把自己用过的信息和他们交换。

2012年6月,由于在网上找资料或者交换资料的难度加大,公司开始让员工购买个人资料,购买费用由公司报销。但因为购买资料有重复现象,8月份,公司规定,销售人员找到客户资料后,先在已经购买过的资料库里进行审核,如果该客户资料不和公司的资料重复,公司高层也同意购买,买资料的费用才可报销。

该公司购买的资料主要有股民的资料、炒黄金的资料、车主的资料。而这些客户的信息资料主要包括客户的姓名、住址、单位和电话号码,因为房产业主、私家车主、健身会员、股民、企业老板相对来说有钱一些,他们成为客户的可能性比较大。截至案发时,该公司共买过近30万条公民个人资料。

2

3000条信息网购仅需200元

该公司员工谢某称,自己曾花200元钱从一个网友那里购买了3000条宝马车主资料,资料内容包括姓名、电话、车牌号。记者大致算了算,一条信息还不到7分钱。

在搜索引擎中输入“求购个人信息”的字样,便会“弹出”不少需要信息的人。

记者以保险公司员工的身份联系上一名个人信息出售的人,他说200元可以购买1000条车主信息,内容主要包括车主姓名、电话等,如果购买量大,价格还可以下降。

“我们跟一些汽车销售店都有联系,信息绝对真实。”信息出卖人说,“我们是按条计算,如果不信你可以先买一部分试试。”

记者发现,不同信息出卖人出卖的信息价格也不一样,信息“出手”的次数越多,信息的价格越高,将低价购得的个人信息以高价出售成为这些不法分子赚钱的重要渠道。

3

信息买卖已形成黑色产业链

随着电商的发展,客户精准定位越发重要。大多数电商都会购买数据以达到精准营销。而个人信息就成了大多数电商眼里性价比最高的“猎物”。

郑州市金水区检察院检察官党玉红介绍,现在出卖或泄露公民个人信息

已经形成“源头+信息贩子+购买者”的“黑色产业链”。

现在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的源头有很多,比如说医院、通信部门、车管部门、保险公司、房管部门、小区物业部门等,还有一些不法分子通过病毒等恶意程序窃取用户信息,或是攻击网站,直接窃取用户密码。

任何东西只要有卖家,就会有买家,大量需要公民信息者的出现,就产生了以倒卖公民信息赚取差价为生的“信息贩子”,他们将购买的大量信息按买家需求进行分类,明码标价后出售。

4

出卖公民个人信息应承担法律责任

那么,泄露或出卖公民的个人信息触犯了哪些法律?应该受到怎样的处罚?

河南英泰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志刚说,出卖、泄露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侵犯了公民隐私权,应承担侵权民事责任,如果是国家工作人员,还应承担行政责任。情节严重的,还可能构成犯罪,行为人依法应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

《侵权责任法》第二条规定:“侵害民事权益,应当依照本法承担侵权责任。民事权益包括生命权、健康权、姓名权、名誉权、荣誉权、肖像权、隐私权、婚姻自主权、监护权、所有权、用益物权、担保物权、著作权、专利权、商标专用权、发现权、股权、继承权等人身、财产权益。”《侵权责任法》明确规定隐私权是一项民事权益,侵权行为人侵犯公民隐私权,就应承担恢复名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

当达到法律规定的情节严重情形时,出卖、泄露公民个人信息就涉嫌构成犯罪,应依法承担刑事责任。修正后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第一条款规定:“国家机关或者金融、电信、交通、教育、医疗等单位的工作人员,违反国家规定,将本单位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非法提供给他人,情节严重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不构成犯罪,除依法承担民事侵权责任外,还应受到相应的行政处分,承担相应的行政责任。”《国家公务员处分条例》第二十六条规定:“泄露国家秘密、工作秘密,或者泄露因履行职责掌握的商业秘密、个人隐私,造成不良后果的,给予警告、记过或者记大过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降级或者撤职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处分。”修正后的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第二条款规定,其他公民窃取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获取上述信息,情节严重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就像文中案例一样,犯罪嫌疑人郑州市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张某、谢某的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其法定刑为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5

面临维权难加强行业自律同时要靠法律重器

尽管有明确要求要保护公民隐私,但在利益的驱使下,一些人依旧把涉及公民隐私的信息卖了出去。信息被出卖后,同时又面临着维权难。

陈志刚说,信息被泄露后,公民个人很难确定侵权行为人,维权时根本不知道该起诉谁。依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基本诉讼原则,公民如追究侵权行为人的侵权责任,就应当举证证明侵权人存在侵权行为,且其行为给自己造成了损失,而实践中这种举证单靠公民个人根本无法实现,因此很多情况下即便我们知道了侵权行为人,也不愿意进行维权,因为维权的最终结果有可能是我们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责任。因此,当个人信息被泄露时,大多人选择了忍气吞声。另外,对公民信息的保护也缺少相应监管,没有严厉的处罚措施,根本无法解决个人信息泄露问题。

可见,面临公民信息被出卖时,行业自身的监管已经形同虚设。当行业自律面对侵犯个人隐私行为而无可奈何时,只能靠法律撑起最后防线。陈志刚建议,应加大网络获取、公开、买卖公民个人隐私打击力度,同时可以研究制定一部《公民个人信息保护法》,不但可以使此类事件出现后有法可依,也彰显了法治社会建设的进步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