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路贷被害人生前哭着说早死早解脱

  • A+
所属分类:网赚骗局

套路贷”又名“夺命贷”,最核心的套路是只要借了钱就根本还不上,直到借贷者倾家荡产。兰州警方曾出动600多名警力打掉一特大“套路贷”犯罪集团,该组织用P图侮辱、短信轰炸、当面威胁等进行敲诈,受害者多达39万余人,其中89人因逼债催收自杀身亡。

套路贷被害人生前哭着说早死早解脱

套路贷被害人生前哭着说早死早解脱

兰州警方曾出动600多名警力打掉一特大“套路贷”犯罪集团,该组织用P图侮辱、短信轰炸、当面威胁等进行敲诈,受害者多达39万余人,其中89人因逼债催收自杀身亡。2020年9月28日,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王焘被数罪并罚,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余18名组织成员分别被判处20年至5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近日,央视专题片中播放了一名被害人生前自拍的遗言视频,视频中一名男性被害人哭着说:“每天每天每天每天地还,我真的受不了了。爸,妈,如果还有来生的话,我做牛做马报答你们,儿子真的顶不住了。只想早点死,早点解脱。”

网友评论

套路贷害死人!

延伸阅读

89人因被逼债自杀,裁定书披露特大“套路贷”团伙作案手法

3月27日晚,由全国扫黑办与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联合摄制的6集政论专题片《扫黑除恶——为了国泰民安》播出第二集《依法重击》。专题片再现了甘肃兰州一起特大“套路贷”案。这起案件中,有89人因逼债催收而自杀身亡。

2020年9月28日,兰州中院作出一审判决,该“套路贷”犯罪集团主犯王焘被数罪并罚,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余18名组织成员分别被判处20年至5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澎湃新闻查阅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目前王焘的判决书尚未公布。但兰州中院公布了其他几份与该案相关的刑事裁定书。其中兰州中院于3月9日公布的“陈发省、李博翎、唐杰瑾等诈骗罪二审刑事裁定书”,详细披露了王焘“套路贷”犯罪集团组织架构及作案手法等。

此外,法院审理查明,2018年4月至2019年3月期间,王焘犯罪集团通过21个网贷APP平台与被害人袁某、白某、曾某等47.5万余人签订贷款合同336万余份,合同金额合计89.6亿元,实际借款金额合计62.7亿元,还款金额合计91.1亿元,骗得他人28.4亿元。截止案发,账目显示尚未收回本息累计98.47亿元,其中,实际借款金额14.7亿元,逾期利息83.77亿元。

开发21个网贷APP,与24家催收公司合作

上述刑事裁定书显示,法院审理查明,2017年,王焘(曾用名王淑焘,另案处理)在杭州土豆用钱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实施非法网贷,后因国家管控力度加大被迫停止。2018年3月,王焘与鲁枢(在逃)共谋,采取非法网络“套路贷”的手段骗取钱财,牟取暴利。由鲁枢、颜超(在逃)、吴华飚(另案处理)等人提供资金,王焘、黄渊(在逃)负责公司全面管理。

为逃避打击,便于开户结算、对外签订协议,与非法网贷APP相对应,王焘犯罪集团陆续注册了杭州昌燿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杭州东燿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等20余家空壳公司(上述公司统称为杭州网贷公司),采用第三方交易平台易宝支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宝支付公司)进行财务结算,实际办公地址在杭州市××号楼××室。下设技术部、商务部、客服部、人事部(财务和行政于一体),以公司化运营的形式实施诈骗等违法犯罪活动。

随着“业务”不断扩大,技术部内部又先后划分为产品部、风控部、技术一部及技术二部,负责非法网贷APP软件的研发、原始代码的编写、平台的维护等,并通过后台操控非法网贷APP软件自动完成审核、风控、放款、收款等操作流程,保障非法网贷APP软件在线正常运行;商务部内部划分为商务一部、商务二部、商务三部,利用微信、电子邮件等信息网络方式,与易宝支付浙江分公司、多家催收公司等其他相关第三方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实现业务结算、风险测评、网贷超市对接、催收业务外包等对外商务性质的具体事项;客服部负责处理非法网贷APP平台的客户咨询、投诉及协调催收公司提出的还款金额减免等;人事部承担人员招聘、业务培训、财务管理、考勤考核、工资分配等公司日常事务。

为了非法债务及时回收及规避催收风险,提升回款率,2018年4月,杭州网贷公司先后与合肥恒乾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建元(深圳)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合肥分公司、安徽云驰企业信息咨询有限公司、陕西快乐共享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河南昊鑫信用管理有限公司(乐创公司)等24家催收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将非法债务逾期部分以外包的形式分配给催收公司非法催收,对催收公司通过业绩考核的方式进行管控,依照考核结果支付催收款项提成、奖金等,明示或默许催收公司利用信息网络对被害人及其亲友采取滋扰、威胁、恐吓等非法手段催收非法债务。从而形成了以王焘为首的集非法网络放贷、“软暴力”催收于一体,架构明晰、分工协作、利益共享的犯罪集团。

2018年4月至2019年3月期间,杭州网贷公司上线运营“网牛”“白菜”“白鸽”“雏鹰”“红番茄”“花猫”“机猫”“节气猫”“开心龙”“开心兔”“开心虎”“名片大全”“闪电虎”“闪电狼”“闪电兔”“闪猫”“甜兔”“涂开心”“新白鸽”“新网牛”“菠萝快租(萝卜)”等21个网贷APP软件。

由于该公司不具有网络贷款金融资质,为了规避监管,便于网络推广,隐瞒其非法网贷的实质,引诱被害人进入网贷平台,杭州网贷公司故意为每个网贷APP设置了AB面。A面为“租房”“菜谱”“书法”“画画”“天气”等与贷款无关的日常生活服务内容,B面为真实的网络贷款内容,并嵌入了身份识别、征信测评等第三方软件链接。

为保证每个网贷APP平台表面上独立运营,由商务部负责注册多个空壳公司并在易宝支付公司平台分别开设账户与其运营的网贷APP平台相对应,用于贷款还款的结算,并由商务部负责与众多网贷超市签订协议推广其网贷APP平台,吸引被害人点击进入该公司运营的网贷APP平台并申请贷款。同时,由客服部接受咨询、受理投诉、协调减免逾期费等,预防举报、逃避打击,以保障非法贷款业务持续进行。

用送花圈、PS淫秽图片等软暴力催收,诈骗金额逾28亿元

在被害人登录注册该公司网贷APP平台时必须提供其真实身份、绑定银行卡,允许该平台获取其手机通信录、通话记录等个人信息。被害人进入网贷APP平台后,页面虚假宣传为“7天免息、低利息、低门槛、无抵押、纯信用、快速放贷”等内容,掩盖其高达1303.57%至5214.29%年化利率的实情,引诱被害人与其注册的空壳公司签订虚假的回收电子卡密钥合同、手机租赁典当合同等,一般约定还款期限为7天,并通过易宝支付公司平台账户向被害人发放贷款,发放贷款时以购买充值卡卡密、租金、手续费等名义先行扣除20-50%(以合同上注明的贷款金额为基数)的“砍头息”,被害人登录易宝支付公司平台后凭密钥领取电子点卡进行提现。

在还款期满前,被害人可以申请展期7天,并再次支付20-50%的展期费(即“砍头息”)。在被害人首次贷款无法按时还款时,该公司的网贷APP平台在被害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以弹窗等方式,向被害人推荐其他属于该公司的网贷APP平台,引诱被害人通过二次贷款甚至多次贷款偿还被害人之前所欠该公司的债务,以此种方式以贷还贷、虚增债务、牟取暴利。

被害人无法按期还款时,逾期每天计收10%(以合同上注明的贷款金额为基数)的逾期费。为提升催收成功率,杭州网贷公司按逾期时间长短分为不同等级,将催收业务分配给不同催收公司的催收员,杭州网贷公司在其内部网络平台上为催收公司员工开通账号和查询权限,该催收员即可登录杭州网贷公司网站后台查看被害人身份信息、人脸视频认证、银行卡信息、手机联系人、通话记录、贷款及还款情况等,催收人员以此为据实施非法催收。

在被害人无力偿还“砍头息”、“逾期费”、“展期费”等巨额费用时,采取辱骂、恐吓、威胁短信轰炸、发送PS淫秽或诅咒图片、向其亲友催讨骚扰、曝通讯录等“软暴力”非法手段催收逼债,牟取暴利。

催收过程中,王焘要求高颖与每个催收公司组建催收群,以便协调催收,并拉王焘入群,王焘直接指挥或授意高颖在与催收公司接触中,明确要求催收公司分等级进行催收,在曝通讯录、发骚扰短信、PS图片、送花圈等“软暴力”催收时规避杭州网贷公司所涉及的网贷APP的名称或贷款公司名称,在发送辱骂、威胁、恐吓短信时要求催收公司在催收过程中不留任何主体信息,有意规避其责任,逃避打击。同时,杭州网贷公司对催收公司的催收情况进行业绩考核,对考核不达标的予以清退账户,对考核达标的按照相关比例向催收公司结算费用。

法院审理查明,2018年4月至2019年3月期间,王焘犯罪集团通过“网牛”“甜兔”“白菜”等21个网贷APP平台与被害人袁某、白某、曾某等475162人签订贷款合同3366168份,合同金额合计8964375497元,实际借款金额合计6273374547.80元,还款金额合计9116424106.85元,骗得他人2843049559.05元。

截止案发,账目显示尚未收回本息累计98.47亿元,其中,实际借款金额14.7亿元,逾期利息83.77亿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